轰!

  轰隆声起,神墟乾坤动颤。

  乃无妄魔尊。

  听了呼唤,他真分了力量,光雨倾洒,神墟众神有一个算一个,或多或少的,都融了乾坤。

  一瞬,无妄魔尊气势稍降。

  一晃,神墟众神威势骤增。

  同是乾坤,无妄占据九成,剩下的神明只占一成,不奢望众神能擒叶辰,拖住便好,待他捉了赵云,再收拾叶辰。

  可惜,他想的很美好,也小看了赵云,斗了八百多回合,虽占上风,却怎么也拿不下永恒。

  瞧下方,纵融了乾坤,众神也足够狼狈,如被遛狗一般,被叶辰领着,满天满地的胡乱窜。

  “还真是无罩门。”

  叶辰轻喃,一路都在窥看,无论神墟的乾坤,还是隐藏的阵纹,都无源头可寻,好似凭空出现,也或者,是他的眼界不够。

  再说永恒,虽是不朽不竭,却是破不开乾坤,也毁不了阵纹,若是有一尊至高神的本命器,或许可行,起码可以引他们出去。

  “归墟之神,果是名不虚传。”叶辰一语深沉,口上说的好,手上却未闲着,将一棵参天的圣果树,连根拔起,随手塞入了小世界,顺便,还将不远处的一座仙石,一并拎走了。

  至于归墟之神,虽为敌对,却充满敬畏,不说其他,就说神墟的乾坤与阵纹,就玄奥至极,不吹不黑,至少他难以破开。

  当年,修罗天尊与月神,也入过神墟,不过在他看来,进的该是最外围,倘若真踏足了这片神土,是不可能逃出去的。

  “孽畜。”

  白发老神怒斥,真如狗皮膏药,怎么甩都甩不掉,融了些许神墟的乾坤,牛逼的不行了。

  “骂,我让你骂。”

  正遁走的叶辰,一个回马枪杀了回来,仙棍嗡动,一棍打的老神血骨淋漓,若非众神已杀至,不然,他定会再给其补一棍,好好一尊老神明,嘴咋这般欠嘞!

  抡翻老神,他又遁走,如一道神芒,窜入了一座神殿。

  其内有宝贝。

  乃一盏古铜灯,烛火摇曳,却光芒万道,映的那座古殿,都如一轮骄阳,神墟这么多殿宇,就属这座殿最璀璨。

  “封。”

  众神随后便到,列满四方,皆施了封禁,要将叶辰困在殿中。

  “四大传承都封不住我,凭你们?”冷哼声顿起,叶辰一进一出,不过万分之一瞬,夺了那盏古铜灯,便强势杀了出来,以永恒演化神鼎,力镇天地。

  看苍穹,成片的神明坠落,撑不住神鼎之威,连新到的白发老神,都被压得一阵趔趄。

  待稳住身形,叶辰已遁走,已窜入一座神山,的确霸气侧漏,那么大一座山,愣给人搬走了。

  轰!砰!轰!

  其后,如这桥段频频上演,大楚的第十皇,不止能打,还很能抢,见啥抢啥,没他不要的,若给他足够的时间,神墟的宝贝,他能给人挨个扫荡精光。

  如此,两永恒者配合默契,赵云将无妄魔尊,牵制在了苍缈,而叶辰,则在下方来回的蹦跶,神明虽多,却奈何他不得,眼睁睁看着一宗宗神物,被叶辰搬入他的小世界,这搬走了,那就是真的搬走了,再想要回来,除非那个人才不姓叶。

  “有此后辈,吾心甚慰。”

  至高神的话语,颇显深沉,时而还会干咳一声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不怎么对得起叶辰与赵云,明明有至高神公然出手,他们却未联合制裁,只因都得了好处,至于剩下的烂摊子,谁想收拾谁收拾,谁难受谁知道。

  “太上,只此一次。”

  如这话语,众至高神已说好几回,意思明显,给汝开了一回先例,不代表就是放纵,胆敢再插手,吾等必制裁。

  混混沌沌之中,无人回话,却见混沌云雾汹涌,也不知是愤怒,还是杀机难掩,为救无妄魔尊,付出的代价,太过惨烈。

  轰!

  神墟深处,轰隆声再响彻,又一座古老的殿宇,被叶辰掀了,自地宫中,搬出了一座冰棺,他未见过,却曾听女帝说过。

  世间有那么一种棺椁,可养神明,纵只剩尸身,也有还阳的可能,与九冥棺颇相像。

  轰!砰!轰!

  众神又到,踩的虚无崩塌,封印都懒得用了,攻伐铺天盖地。

  可惜,未动攻伐落下,叶辰便已遁出,一棍横扫八荒,不知多少神明被抡翻。

  “要不,咱俩换换?”

  赵云传音一声,瞧叶辰抢的畅快,着实手痒痒,若让他来,会干的更彻底。

  “不换。”

  叶辰回的随意,抢的正开心,捣啥乱,安心打你的无妄魔尊便好,别想太多,抢宝贝这等技术活,交给我便好。

  赵云斜了一眼,登天便遁,避过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武帝仙尊叶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只为原作者六界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界三道并收藏武帝仙尊叶辰最新章节